推荐阅读
通讯: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疫情期...

随着古筝琴声响起,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教室中传出《但愿人长久》的悠扬旋律;在绘画班教室里,学员们则以菊花、月饼、螃蟹等具有浓郁秋意的主题作画。 随着马来西亚国内新

更多消费
省高速公路服务公司“陇货甘味”...

10月17日,省高速公路服务公司“陇货甘味”直营店与舟曲县内4家扶贫企业签订了农产品供销合作协议,采购价值50万元农产品。 近年来,省高速公路服务公司依托自身优势,聚焦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劣质电动车头盔监管难 生产标准何时统一

日期: 2020-10-13 23:16:15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编辑:晓曼   
分享到:

头盔这个看上去不大的买卖,如今正逐步升温成为市场热点。

今年4月20日,公安部在全国部署开展“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多地政府宣布将严查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驾驶人的头盔佩戴行为。这些政策的本意是规范骑车行为,保障人民交通安全。

但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发现,政策带来的头盔火爆销售的背后,却充斥着众多“劣质产品”的身影。一些头盔、发泡材料生产厂家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呼吁,出台统一的电动车头盔生产标准,杜绝不安全的劣质头盔生产。

头盔市场的“抛物线”

头盔到底有多火?在石家庄市中国十大批发市场之一的南三条,原本以售卖文具为主的“真彩文具店”也开始做起了头盔生意。短短一周时间内,一款头盔的售价已经从55元上涨到了120元。文具店老板说:“头盔太火了,整个批发市场都开始售卖头盔。”

在湖北襄阳市,售卖头盔的商家用“猛涨”形容头盔销量,“3天卖出的头盔数量,抵得上以往一个夏天,我们拿货也很困难。”

头盔在线下市场的火爆传导到了网络。记者在某网购平台输入“头盔”关键词,按照销量排名,排在前10位的月销量都在1万以上。其中一款“爆款”头盔的价格涨幅最大,不到一天的时间,价格就从108元涨到了388元,一位消费者收到货后点评该头盔“款式比较好看,但是做工非常一般”。

政策导向让头盔需求急速上升,市场短期生产供应不足,自然导致有人囤积居奇。当消费端的情绪向产业链传递,那么原材料供应商、头盔生产商,以及二三四级市场的经销商,就都会往上抬高价格。

DYN头盔生产品牌负责人梁泽彪表示,在“一盔一带”政策出台之后,头盔的需求比平时增长了30%-50%。上游原材料的价格迅速上涨,生产头盔所需要的ABS材料价格从1.3万元/吨上涨到1.5万元/吨,相应的售价也随之上调。

襄阳市长征东路一家售卖电动车的老板表示,店里售卖的一款头盔原先售价约20元,而到了5月光进价就已经上涨了接近20元。

5月20日,公安部下发文件,要求各地稳妥推进“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将执法处罚范围限定为不佩戴安全头盔的摩托车骑乘人员,以及不使用安全带的汽车驾乘人员,而对电动自行车不作硬性规定。

石家庄市长安区市场监管局南三条所对辖区内的新源发商贸城、太和日化城等23个市场内哄抬物价以及售卖“三无产品”的商家进行了集中整治,头盔市场迅速降温。

9月1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市场监管局、南宁市市场监管局及兴宁区市场监管局联合对南宁市市场上流通的电动自行车头盔进行专项检查,查获“三无”电动自行车头盔4343个,涉案货值约4.5万多元。

市场降温后,劣质头盔浮出水面

市场降温后,头盔的价格逐渐恢复正常,在南三条批发市场,新规出台前卖七八十元一顶的头盔如今售价降到了三四十元。这不禁让人发问,售价在三四十元的头盔,它的质量能达标吗?

根据国家制定的摩托车生产标准,一顶头盔通常由壳体、缓冲层、舒适衬垫、佩戴装置、护目镜等部分组成,其中壳体和缓冲层是头盔吸收碰撞能量、保护头部免受伤害的关键部分,而其他配置将会对头盔的防护效果产生直接影响。

东华大学刘燕平教授长期研究人体防护装备,其中就包括头盔。刘燕平告诉记者,头盔的应用场合多种多样,从跳伞降落伞到摩托车,到各类自行车,不同种类头盔的防护性能都不一样。“像电动自行车头盔中的硬质海绵很薄,冲击能量吸收性能较差,但是当电动自行车倒掉、人的头部碰到地面时,头盔可以很好地防护摩擦、刮擦。摩托车头盔的防护性能要求就更高了,除了防刮擦,头盔中3厘米厚的硬质海绵还有很强的能量吸收性能。”

记者走访时发现,售价在三四十元的头盔普遍缺少起到缓冲作用的防护海绵,看起来更像是工厂为工人配置的简易“安全帽”,甚至一些头盔连最基本的品牌标识和生产信息都没有。

但据卖家提供的销售信息来看,这种廉价头盔目前是最受市场欢迎的。有头盔店老板直言,大部分顾客只关注价格,不关注安全性,因此他们不敢进名牌头盔,因为不好销售。石家庄的贾女士在5月初花了20多元买了一顶头盔,她说:“看到便宜就买了,也没想什么安不安全。我相信我不会摔的。”

实际上,消费者低估了安全头盔的重要性。据杭州市公安交警部门相关数据统计,2018年全年涉及电动自行车的道路交通事故1200余起,造成250人死亡,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总人数的近三成。二三十元的劣质头盔不仅不能够在关键时刻“救命”,甚至还有可能“夺命”。

目前我国多数大型企业生产头盔和安全帽,都使用抗冲击性能好的ABS材料作为生产原料,其每吨的价格要上万元。然而不少工厂选择用3000元一吨的“回料”,即废旧垃圾塑料来生产头盔。这种头盔毛坯单个成本不超过1元,成品头盔的售价自然可以低至二三十元。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曾曝光浙江一些用“回料”生产劣质头盔的商家,经专业机构检测,这样生产出来的头盔根本不具备安全性,合格率几乎为零,在关键时刻起不到任何保护作用。

电动车头盔缺乏统一的生产标准

梁泽彪告诉记者:“如果按照国家的标准生产头盔的话,每顶头盔的成本大概要50-60元,销售价会在100元以上。然而市场上有太多生产劣质头盔的商家,他们带给消费者一个观念:头盔只需要二三十元就可以买到。实际上,二三十元连成本价都不够。”令梁泽彪等头盔生产商困惑的是,目前国家并没有出台电动车头盔的统一生产标准,这才导致一部分厂家有了投机倒把的机会。

据了解,目前国内针对摩托车和单车头盔产品都已经制定了严格的生产标准。国内的摩托车头盔需要经过国家强制的3C认证,以《摩托车乘员头盔GB811-2010》为例,其在结构规格尺寸、保护范围、质量、视野、护目镜、耐穿透性等方面均作出了相关规定。而单车头盔则按照《运动头盔自行车、滑板、轮滑运动头盔的安全要求和试验方法 GB 24429-2009》的国家标准进行生产。唯独针对电动车头盔,国家相关部门还未出台相应的生产标准。“如果有了统一标准,大家都按照标准来生产头盔,市场才能有健康发展。”梁泽彪说。

在国家标准空白之下,一些地方作出了自己的探索。

浙江乐清市头盔生产企业较为集中,该地头盔行业协会在2019年制定了《电动自行车乘员头盔团体标准》,规定了头盔由壳体、缓冲层、佩戴装置等组成,采用质地坚韧、耐用的全新ABS材料,头盔质量(含附件)不大于800g等内容。深圳市电动自行车行业协会也在2018年开始牵头组织相关实验室、自行车生产企业、头盔生产企业召开会议,进行深入的标准技术研究、考证,并于2020年年初发布了《电动自行车乘员头盔技术要求及检测规范》,满足了深圳当地的实际管理和使用需求。

深圳市电动自行车协会秘书长杨华告诉记者,在“检测规范”发布后,中国质量认证中心总部、消费协会曾与该协会沟通,希望在产品检测、风险监控方面得到授权使用。“深圳市、佛山市已经有两家企业开始使用我们的标准了。”但这些只是地方行业团体标准,短期内难以在更大范围发挥作用。

此外,消费者目前也普遍缺乏头盔的质量安全意识。石家庄市的金先生表示,自己选购头盔要求不高,“电动车本来就是小车子,十几二十迈的速度,根本骑不了多快,头盔能戴就可以了。”甚至在“一盔一带”政策出台至今,依旧有不少车主没有购买头盔,问其原因,李女士表示“现在头盔价格太贵了,等到降至四五十元的时候再买”。

梁泽彪建议消费者提高对头盔的重视程度,在选购头盔时,要购买带有合格证、3C标识、执行标准和EPS泡沫的正规产品。与此同时,行业内的生产商家也呼吁国家出台统一的电动车头盔生产标准,规范头盔市场,保证产品质量,对消费者和整个行业负责。(记者 张冰洁王正珺王烨捷)

更多名医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