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通讯: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疫情期...

随着古筝琴声响起,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教室中传出《但愿人长久》的悠扬旋律;在绘画班教室里,学员们则以菊花、月饼、螃蟹等具有浓郁秋意的主题作画。 随着马来西亚国内新

更多摄影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遇见最美的你——工笔画家龚雪青水墨工笔与没骨技法面授班侧记

日期: 2020-11-19 10:27:51    来源: 神州网   作者: 黄海霞   编辑:总编室   摄影:神州网
分享到:

遇见最美的你

——工笔画家龚雪青水墨工笔与没骨技法面授班侧记

■ 本刊记者 黄海霞

人生是一场遇见,人与物,事与人……在所有的遇见中,有些人与事是需要机缘的。2020年庚子秋月,今年大部分时间都被疫情挡道,偷闲处,龚雪青为期半个月的工笔画秋季面授班开课了。16人从四面八方前往他的家乡河北任丘市,齐聚当地的亚朵酒店。

我们都是被龚雪青笔下的荷花、牡丹如仙似梦的美吸引来的,那种美,不同于任何一个工笔画家,他独特,孤高,忧郁,凄美……美的醉人、醉心。遇见最美的你,我们遇见了龚雪青,也遇见了那笔下的最美,我们遇见了16名兄弟姐妹。大家都是带着同一个美好的梦相遇,同时,我们也遇见了最美的自己。

龚雪青笔下的诗意

遇见龚雪青,是我的好友兰子两年前她就自学工笔,网上也投师不少画家研习技法,对比,过滤,挑三拣四之后,独爱龚雪青的工笔。她告诉我说:“太美了,美艳之极。”于是邀我参加这次面授班。

有关工笔画,直观的感知,它是细笔画,由线造型,对线条要求很高,工整、细腻、严谨。运气灌入线条,中锋行笔,如太极一样,气动神达,灌注在画面里,呈现气韵之势,从而使笔下的物与人,彰显鲜活的生命张力,来表现生命状态与精神内涵。工笔画由线条造型、造境,其耗时、耗力,以细节动情、动人。

一般地,传统工笔,没有光源约束,讲究固有色彩,用色单纯,较少用复色,有时为抒情达意,也会改变固有色,以别色代替。总得来说,工笔画呈艳丽而富贵,细腻而传神。

但是,一旦接触到龚雪青的工笔之后,所有固有的概念都被颠覆,你会被一种新的感觉,新的认知去领略一种新式的工笔之美。因为他打破了以往有关传统工笔的约定,结合了西方油画的特点,赋予画面以光源影像,并且大胆地运用复色,令画面立体感增强。说通俗一点,他笔下的花鸟人物,像能从画中走出来一样。复色的运用,让画面更具柔光、朦胧之感,如烟似雾,妙蔓般梦幻。

他的新,更多体现在色彩的处理上,温婉清新,娇而不媚,艳而不俗,一张张荷叶,一朵朵牡丹,绿得那般温润沁心,艳得那么妖娆脱俗,色彩的极致表现,总是令人心醉,或为迷醉。那般娇艳可透视的清亮与纯度,却是复色的渲染结果。

他的新,区别于所有画家的思想与构图,诗意的凄美。龚雪青用其作品,写意生活,但又摒弃了大红大紫,成双成对的俗成,他的构图中,昂扬中更注重了低沉、独一,如低垂的残荷,俯首的牡丹,独秀的郁金香,一只鸟的孤鸣,一只蛐蛐的幽思……静谧不失贵气,诗意中多了遐想……

龚雪青的工笔,以独特的美滋养你的视觉,画面诗意地供养你的精神。这是属于龚雪青的,他的画,就如宋祖英的歌,极具辩识度,他的画风、画格,给你诗意的遐想。

在他的作品前,我们的心,有一种被沐浴的清新与静美。这种美,是龚雪青独有的。

丰富的课堂

龚雪青作品之美有目共睹,他吸粉四海,大家从四面八方赶过来。之前因为疫情当前,也作了面授人数的限定,不超20人开班。

原本这次为期半月的面授班是以创作起步的,但是除了南山与一洋、洪福师兄外,其余学员坦言,都是半路出家,写生与素描都没有基础,大都不具备创作能力。所以,在此情况下,龚雪青老师作了调整,从拓稿描写开始,学习水墨工笔。

水墨工笔,就是只用墨色作画。大家都知道,墨分五色,浓与淡之间,呈现你想要的画面。看似简单,用色单一,基于基础不实的我们,老师也选择了相对画面内容简单的荷花与莲蓬作为作画的题材。但真正做起来,大家感觉,都不是那么简单。一伸手,都会出现,画上美女,笔下张飞的效果。

于是,我们的第一节课是从线条开始的。看着老师手中的笔,在宣纸上急速奔走,或舒缓蔓延,或紧密缠裹,都表达着龚雪青对自然万物的直接“看见”。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对于绘画,这次面授班来了不少“小白”,所以这种课程调整,非常适中,“小白”们都能轻松入门。巧的是,就是这么一带,新老学员都能衔接,且自然过渡,接下来的事儿,就顺理成章地进入水墨工笔画荷了。

没有跑神儿的,龚雪青把莲蓬撕开,集体观察,他强调对于阴阳面与褶皱处的处理,设色中应该注意的事项,并作着示范。他引导着学员在绘画或写生中应该保持的状态,而往往我们共犯的错误是,写生取景,把关注的对象放成了自己,特别是女人们,一旦看到美景马上自拍,至于花叶翻转,阴暗有别,早就抛之脑后。授课中,他穿插着一些发生在学习期间发生过的故事,例如,老师一抬头,身边的学员全去拍照了,跑的没了人影。这种寓教于乐,也警示着每个人,学画画,应该把关注点放在哪才对。面授课不同于网课的好处,就在于,师生面对面,可以手把手的教,对于细节处处理,直观贴近,疑惑之处,现场讨教。

龚雪青的课,无比活跃,他从不板着脸教学,对于工笔,学员大多是女学员,而且龚雪青老师曾做过服装设计,这样,他在教学过程中,就会加进设色、构图、造型等等与绘画、与女人生活紧密相关的话题,然后再把一个物的描写,延伸到思想、意境。他是一个很会处理细节的人,他就把作画,与生活,与哲学,与情趣在寓教中无缝结合。他随和的性格与包容的脾气,让气氛很是融洽,在与学员的互动中,他很会调动,就算话题跑偏,或者偏得很远,他也会适时地风趣一番,拽一把回来。

对于水墨工笔,如背景色的铺设,或小鱼儿的配图等等,一些技法与技巧,龚雪青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学员领会,就算“小白”们,也一样轻松上手。来自北京的“刘小白”,之前没有拿过画笔,但经过引导,也产生了深厚的兴趣,一副做不完作业决不回北京的劲头。揪着这个师姐给她修修,拽着那个师兄给她补补,看着自己笔下的“成品”,欢呼雀跃。学员中相互交流与切磋,互补长短。艺术是如此令人上进与兴奋。

还有一种技法,我们画的是没骨郁金香。平时我们看到这种技法画出的画很有味道,但不知是如何出的这种效果?这中间涉及撞彩、撞色、接染、留水线等一系列程序,龚雪青老师在授课过程中,引导着大家口里念叨着每一步骤,“撞彩,提白粉……”热烈而有趣,色彩在他的笔下生花,开放,绚烂。他总能想着法儿地调动学员的激情与热情,让课堂生动起来。把抽象的东西通俗化,把通俗的东西艺术化,总是在制造一种美,在笔下,在情里……

相逢是首歌

学习是活泼的,但也是紧张的,每一天都过得满满的。老师授课,学员要完成作业,晚上还要自习。

这次学员的年龄都近中年,但是学习的精神却不减当年我们迎接高考的势头。来自银川的木兰姐与秀云姐,为了一张荷的尽善尽美,竟能加班到深夜2点。“小四川”信心满满地鼓励北京的“刘小白”,说坚持下去,三年准成画家。银川的姜红已是老手了,看到什么,马上临一张出来,她生活在银川,但满嘴时髦的东北腔,证明着她耿直的性格来自家乡的味道。姜红豪爽,乐意助人,经常在“刘小白”未完的稿子上修修改改,几天的时间相处,仿佛曾是一家人似的。小家碧玉的玉荣妹妹,已是龚老师的老学员了,她着装很有特点,总是一袭长裙,娇小清秀,笑意盈盈,画画时戴着白手套,很讲究,对于“小白”来讲,觉得好矫情。等我们回到家中,自己上手画画时,发现不讲究会弄脏纸张,于是就想起了玉荣,理解了她当时的那般矫情。因为工笔画真的是一门矫情的艺术,玉荣,给我们打了一个很好的“板”,让我们养成习惯。

学习总会让人进步,你会发现,每个人的长处与短板,在这次学习中,我们的短板共性是,画可以画得很好,但我们的字却配不上画。怎么办?幸好中间有洪福师兄,他琴棋书画多载,一手妙字给同学们的画题了个遍,才得以让每幅作品完美收官。

紧张之余,龚老师利用晚上的时间,组织了一次大家放松相聚的K歌活动。我们才发现,每个人的美不仅仅是对画的追求上,光环是多重的。学员中可贵的两位“宝哥哥”,一个是洪福,写得一手好字,客串在大家的每张画上,让我们牢记住了洪福师兄。另一个是刘一洋,论长相,一洋不会像明星一样能吸多数粉,但是,K歌却点亮了他。他的极致尽兴的演唱,引爆了整场,从头到尾,一洋是兴奋的,入戏的,他让所有的学员都摒弃了陌生与拘谨,敞开心扉,一波一波进行PK

山西美女兰子的戏,婉转寻味,四川妹子的一声摇滚,唱得山不转水转。更让人惊叹的是,龚老师的歌与他的画一样好,他的气位震动唱法让每一首歌,从他的嗓子里出来,满含情感,感动你我。他自己唱歌的风格如其作画一样,一种技法是属于龚雪青的,有一点点嘶哑,暴露着他内心的忧伤,又有一点点奶油,醒染了他声音中美好的爱情。

旋律与节奏,强弱对比,歌声是这样,画画也是这样。

离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如果丰富,就会不舍,因为,半个月,大家收获了技能,收获了友情,在人到中年时,因为艺术带给我们的激情。遇见,是缘。遇见龚雪青,我们就从此遇见了最美的自己。